「能不能说得直接点?还有什么服务?」「没什么, 也就这些最多用手打飞机」这老女人态度很冷淡, 声音一点也不动听。 我一听心就凉了。 我们是来打炮的,哪是来按摩的。 「你洗头吗?」从里屋传出年轻女温柔的声音。 这声音还像回事。 勇道: 「等会吧。 」「你不像是本地人呀?」「问这么多干什么?」在外不能随便表露自己的身份, 我们常出差在外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接下来就是沉默。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你好帅呀,哪里人呀?」勇一听女郎夸他, 笑着道: 「江西人我哪里帅呀?」「鼻子和嘴。 」「你不想尝尝呀?」我能听出勇现在肯定是嬉皮笑脸, 我对他太熟悉了。 「不了,有的是时间,你怎么把衣服脱了?冷。 」「有你在我就不冷了,你不得给我暖脚呀。 」勇说,这句话听着很淫荡。 「不要急嘛,说说话,外面的是你同事吗?」这年轻女并不上当。 「当然是了,你也快脱了吧,我一人光着也没意思」里屋的对话声音低了。 我竖起耳朵,认真听,但没有听到脱衣服和呻吟声。 过了一会,那年轻女衣服完整地出来了, 在水管上洗了个手又进去了,马上又出来, 问我按不按摩。 我点点头,跟着走进里屋,里屋太简单了,只有一支很窄的床。 勇在整理衣服,对我眨了眨眼睛,我忙对那女说我是陪他来的。 ******** ********「操,真他妈逼背!」在路上, 勇破口大骂「这也叫鸡?奶奶的,郁闷!不让打炮!」我忙问怎么回事。 勇和年轻女进去后,那女的就让勇躺在床上, 还是面朝下隔着衣服给他按摩。 欲火冲天的勇当然不愿意,就仰躺着,并脱衣服。 可是那女的就是不脱。 勇死缠烂打,人家只是同意让摸一摸。 勇伸进手去摸胸,还戴着胸罩,胸一点弹性也没有, 毫无手感再往下摸女人死活不依。 最后只是用手给勇打了飞机,而且套弄时用力很大, 勇一点也不舒服反倒有点痛。 幸好有他的前车之鉴,我没有进去,真是太失败了!「回去还是怎么的?」我问勇, 「就这样放弃吗?」我不想回去但是又不知该干什么。 勇无奈地说: 「只能回去了吧?找不到能打炮的地儿呀。 」我笑着说: 「你给人家打手了,要真找到地儿, 你能行?」「操你可别小看人呀!」我俩仍在红灯区转悠, 又有女人朝我们招手。 勇已经有「经验」了,我跟在他后面。 这个店面明亮宽敞, 上面还挂着牌子: 姐妹发廊!我小声道: 「厂里工人说有店名的都不卖!」「你听我的!」勇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先生坐吧!」我们一进门,两个年轻妇女就给我们搬来了椅子。 虽然屋里的灯光不太明亮,还是淡粉色, 但我还是看清了给我让座女人眼角细细的鱼尾纹。 她的皮肤白皙,胸部挺挺,柳腰细细,如果能打炮, 是个不错的炮筒。 我胯下之物倒有点蠢蠢欲动了。 我不说话,完全听勇的安排,有了上次的亏, 这次勇首先就问: 「你们这有什么服务呢?」「什么服务都有。 您是要理发还是要按摩?」我一听心又有点凉, 这雄雄欲火要是被这么打击几次非完全泯灭不可。 「我们是想……」打炮两个字勇有点不好意思说, 「那个。 」「噢。 明白!那你们是一起来还是一个一个来?」在他身边的女人笑了, 那女好像比我这边这个漂亮些。 勇吃过这亏, 又反问道: 「来哪个?」两女人全乐了, 显然我俩表现得太雏了。 「当然是打炮呀!难道您来了不是打炮?」我身边的女人道。 她这么直接的粗俗的语言弄得我竟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女人问我: 「这位帅哥怎么不说话?您怎么称唿?」「我姓陈, 他姓张!」我答完又问: 「你们叫什么名字?」经过一番攀谈 我知道了她们一点基本情况漂亮一点那个叫小丽, 白一点的这个叫小红都是浙江温州人。 出来打工没什么好干的,主要是赚不到钱,就做起了皮肉生意。 在确定了我们要嫖后,小丽把门面的铁卷闸门放下来锁了。 我和勇进了她们的里屋,里面也是很简单, 干净整洁摆着两支床,床也大些。 让一个陌生女人给脱衣服真的是很不习惯, 尤其是同事也在边上我的欲念反而没有进门前强烈了。 「陈先生,你的好大呀!」小红捧着我的阳根, 夸张地道。 「张先生,你的真大呀!」那边也响起了小丽的声音。 我听着特好笑。 同事勇望去,他也正朝我看来。 我们相视一笑。 我的肉棒很快就勃起来了,小红的手很柔, 套弄抚摸的力道正好我使劲地抬着头,观察着她抚弄我的命根子。 小红慢慢地捋着肉茎上的表皮,捋到根,然后再反向向龟头处撸, 我没有做过包皮手术表皮还能包住龟头。 龟头紫黑紫黑,在粉色的灯光下显得还有点发亮。 「啊啊……」这个勇也太不耐了,竟欢快地叫起来, 我扭头一看那小丽正使劲地套弄着他的阳具。 原来他的一直硬不起来,小丽就发力快速套起来。 不知那家伙是快活地叫呢还是撸得有点疼。 「啊!」我也舒服地叫了出来。 小红把我的肉棒吞进了嘴里,牙齿轻咬着棒身, 我感觉肉棒更加涨大了。 小红把表皮全部捋到根部,紧紧含住肉棒,前后律动, 为我口交起来。 我舒服地只想躺得展展地,没有功夫再去看旁边情况。 「你也帮我含一含。 」勇在要求小丽。 「嗯。 绝对伺候得您舒舒服服地。 」小丽的声音很媚。 我享受着小红的口交,敏感的龟头清晰地感觉到她的香舌在上面绕了数十圈。 怎一个爽字了得。 看着我的肉棒已经涨得非常坚挺了,小红跨在了我的身上。 她并没有脱衣服,只是把短裙向上捋了些。 下面竟是真空。 「啊!」我哼叫起来,肉棒很快就陷入了一个温润的场所, 那是女性最为美好的秘处。 她的私处竟这么湿润了。 旁边小丽还在为勇使劲口交着,刚不久勇打了次飞机, 这次要想既坚且挺不容易呀。 而我已经开始享受性爱的快乐。 小红一起一落,越来越快,只听肌股相撞的「啪啪」声, 她的呻吟声很小几乎不可闻。 我的双手不知该放到何处,伸手去摸她的乳房, 软软的没有弹性,我有点失望,大力揉弄起来。 隔着丝绸衣服揉搓乳房,别有一番风味。 在我的揉搓下,小红开始呻吟起来,动作也越来越大。 我只觉得肉棒处受力更大,紧紧地,每次都像要撞到什么, 但是却又撞不到。 小红起落了数十下,大气直喘,水汪汪的在眼睛盯着我, 没有说话。 我双手箍住她的柳腰,下体挺动起来。 刚才她动作时我没有觉得,自己挺动时才感到, 她的蜜道挺紧的想要深入半分都得使出大力。 我缓缓地插进去,再快速地抽出来。 越干越有劲,插得小红开始大声呻吟起来。 「啊,快,快,你好棒哟。 」我正得意,却发现这好听的叫床声是旁边小丽叫出来。 勇终于硬起来,开始大干小丽了。 听着这叫床声,我有种被打败的感觉, 冲小红叫道: 「喊呀!喊呀!」说着, 下体再度用力自下而上用力挺动,像是想要将整个肉茎全部插入她那柔嫩的花道内。 「啊,爷,爷,好,好……」小红也叫起床来, 原以为她不叫是叫得不好不想也挺好的。 两个鸡似乎叫上了劲,一个比一个喊得高亢, 一个比一个叫得淫荡。 我和勇则做着相同的动作,仰躺在床上, 使劲挺动着下体。 「啊,啊,我不行了!」我喘着粗气,腰间发力, 快速挺动几下下体精关一松,连喷出几股液体后, 软软地躺在了床上。 「啊!」小红也大叫一声,趴在了我怀里。 我并没有感觉到有液体喷射在龟头上。 她为了让我好受些伪装了高潮。 一股空虚感自小腹处传来,我才意识到, 自己没戴安全套。 那边,勇也到了最后时刻,在一声大吼中喷射出来自己的精华。 小丽和小红下地进了一个小屋子里,估计是清洗精液去了。 我扭头去看勇,他朝我伸了个大拇指头。 我们相视而笑。 。